煞过愚庸

你只是还没有遇见他

拐拐:

    你很好,只是他不懂得

 

有一个朋友,且让我称她为Z小姐吧。

 

Z小姐长相可以,个子也十分拔长消瘦。我已经记不清初次与她见面的感觉或场景,大概是时间太过长久,又或者是我过于遗忘。

从和她认识算起,掐指数来,这大概是她第二个深爱的男子。作为我,是十分不懂她的,但是,我知道,我不喜欢她忧郁的神情,好似放弃了世界。

 

在女校的日子,张扬而又安静,忧郁而又癫狂。唯一不涉及的,躲避如毒蝎的大概就是爱情。

我不敢轻易爱上一个人,也不会轻易爱上一个人。

 

Z小姐和我却不一样,我的深情总是如长江里的水,滔滔不绝。

 

她的上一个男友,我也认识,在QQ上和他也聊过几句,当然,也只是因为我口才好,被Z小姐请去当说客。我依旧不会忘记Z小姐那时的深情,谈论起他时眼睛里有吸引人的光芒,我想,那大概是人们常说的恋爱中的甜蜜。

 

Z小姐和第一任男友的分手,我陆陆续续也从其他朋友口中知道一二,却也只觉滑稽。

 

有一天,Z小姐和他开玩笑说:我喜欢班上的一个女孩了,你怎么看?

 

怎么看?

 

我也想知道第一任男友是怎么看的。只是,他们的爱情最后在路上断了线。

 

我倒真希望自己是个男生,那样我可以知道他会怎么看,可是Z小姐你忘了吗?

 

爱情,真正的爱情怎么会如此脆弱

 

难道他不知是玩笑话么?难道真是因为这样分手,不再联系么

 

我记起了,有一句话:当有一天,不再爱了,什么都是理由

 

大概意思是这样。

 

Z小姐怀念一段感情的时间真的很长,我也曾无数次安慰,只是终究是那几句陈词滥调

 

你最好了、、、是他配不上你啦、、、、别难过啦,咋们以后找一个更好的、、、、

 

语言虽然粗鄙,但谁也不能否认,我是如此的心疼这个姑娘,为爱情飞蛾扑火的姑娘、

 

也许我真的可以当一个预言家了,不久后,Z小姐真的又有男朋友了,我时常问她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,她是很害羞的,总是羞红了脸,对我的问题避而不答。      

 

她只是有时会欣喜的告诉我,爱情,是一种很甜蜜的东西

我在心里默默想,是毒蝎还差不多吧

 

虽然不赞同,但看见Z小姐每日的笑容,我也十分愉悦。

 

在我的软磨硬泡下,Z小姐才羞涩的告诉我,是一见钟情

 

我啊了一声,满眼的惊叹。

 

不可否认,我对爱情也充满期待

 

只是好景不长,Z小姐的这段爱情也消沉的很快。我无法像从前一样像一朵无坚不摧的太阳花,那样开朗。

 

任何事情,有了第二次,味道总感觉不对。

 

我于是只能在她默默疗伤时轻轻拍抚她的背部

 

那个姑娘,其实很脆弱,很好。

 

我时常羡慕童话中的爱情,也时常幻想与一个平凡人白头偕老

 

白发苍苍之时,对着耳背的他轻声一句那可以酸掉牙的情话

 

喂,我爱你

 

 

Z小姐,不要怀疑,未来,你总会遇上一个视你如珍宝的男子

 

因为,你是那么好的女孩 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4、10、31、献给失恋的Z小姐

评论(2)

热度(10)

  1. 煞过愚庸老夫子 转载了此文字